关注我们

互联网B面:为什么中国没有“暗网,深网”?

LzersLzers 综合资讯 2018-07-10 49077 0

互联网B面:为什么中国没有“暗网,深网”? 互联网B面:为什么中国没有“暗网,深网”? 综合资讯

如果有这样一个标题——《冒死揭秘暗网!互联网上96%的内容我们都无法搜到!》,你会不会点开看?

你会。

一想到点开之后,一个你过去不曾接触到的黑暗世界将呈现在你面前,你的心率加快,交感神经兴奋起来,肾上腺素分泌加速。

果不其然,文章如你所愿,这片“法外之地”的军火买卖、毒品交易、人口贩卖、儿童色情、雇凶杀人、乃至恐怖组织人员招募应有尽有。

但如果有人告诉你,以上的这一切,只是你想多了呢?

根据美国司法部公布的数据,被取缔的全球交易规模最大的暗网市场AlphaBay拥有4万名卖家与20万名用户,网站上毒品和有毒化学品销售列表超过25万条,偷窃或欺诈性身份文件、假冒品等的销售列表超过10万条。运营3年以来,该网站的交易额达数10亿美元。

Wait, 在我们这个随便过一个节日几小时内交易额就过500亿的国家,上面这些数字,是不是少了点?

章莹颖案让暗网成为高频词汇,但普通人对暗网仍然知之甚少。人们日常接触的互联网世界是表层网络,也就是明网,而百度、谷歌等常规的搜索引擎无法搜到的隐秘网络,则是“暗网”,它需要通过特定的技术手段才能进入。这个特定的技术手段之一就是使用Tor浏览器。这里附赠一个教程,只要你有点英文基础,开启暗网之门与登录淘宝网购的难度,中间就隔了个新东方的距离。

(https://alphabaymarket.com/alphabay-market-guide/ 经测试,你不需要VPN就可以打开)

Welcome to Tor Browser. 欢迎来到匿名世界。如果用最直白的语言来解释Tor浏览器(通向暗网的门)与我们常用的VPN的不同之处就是,常用VPN从A点到B点中间拐了一个弯,Tor拐了3个,而这3个弯之间仅两两相识(ABC三个弯,A知晓你的IP和B;B知晓A和C;C知晓B和服务器),因此难以追踪,一旦断开连接,Tor浏览器会自动删除隐私敏感数据,保证你的匿名性。形象点的说法就是,你作恶的时候穿着隐形衣。

但为何暗网世界的中文用户如此之少?根据Tor Metrics显示,在不久前,中国用户直接使用Tor连接的数量从1500增加到了2500,但这以千计的数字,实在是少的可怜。近两年,公安部门的确破获了一些境外暗网,规模都不大。笔者以极其有限的技术知识,妄自揣测:中国人并不需要这样的暗网存在,大量的“恶”可以明目张胆地在明网上实现。

容我举个例子。

我认识一人,虽不至于与日本的“隐蔽族”为伍 —— 那是群长达数十年不出门不社交的人 —— 此人的死宅属性确实也登峰造极了:青春期的男同胞们因某些你懂我懂的原因需要去医院进行的手术,这哥们自行在家DIY完成,仗着自学的那些医用知识,硬生生活到现在。他这小半辈子经历的事情,跟故事会里的还真差不多。

好几年前,他误入传销组织。那时候,手机还是诺基亚的天下,微信还只是张小龙脑子里的概念,这哥们是数亿QQ用户中渺小的一员,抱着小富即贵的念想,在酒肉朋友的怂恿下,略显犹疑地用鼠标按下了添加某QQ群的按钮,就这样,咻地一声,被吸了进去。

被人刨了坑之后,为了脱身怎么也得带个把人进去吧。他看透玄机,认为那些只要对“亏损抱有侥幸心理的人”必有做传销的潜质,就这样,若干亲疏好友血本无归。

传销的坑刚跳出来没多久,徒转信怪力乱神,异能修行,相信神灵不该一体,总想练“灵魂出窍”功,经网友授功,每天集中意念盘坐,力图沉到潜意识层面。他曾描述,这是一种灵魂“弹”出肉体的感觉,奇妙无穷。不知修炼了多久,再见他时,已生病数月,尿血半月,硬挺不住,不得不就医,遵了医嘱,在深陷前,逃离虎口。

不信人,不信神了,信钱吧。

鬼使神差地,他入了比特币的圈子,玩得倒也风生水起。近几天,比特币行业遭遇了最大的政策危机 —— 监管层将关闭比特币集中交易平台,现如今,比特币场外交易基本靠微信。

以微信群为载体的场外交易还主要以大宗交易为主,这哥们扬言道,“小额的,咱看不上!”大家通过熟人介绍,加入中间人的微信群,与群里其他用户自由交易或通过中间人进行担保交易。线上挂单,直接转账完成。这是一个高度自治的组织,被打散后,能立马春风吹又生。

闲暇之余,他又迷上了养异宠,水蛭、蜥蜴、屎壳郎、子弹蚁,蜘蛛都受宠过。我有阵子熬夜体重飙升的时候,他曾建议我上百度贴吧,搜索关键词蛔虫卵,有大量“靠谱卖家”。“你啊,需要让蛔虫替你吸收吸收,躺着就能瘦,真的。”

故事还没说完,但有一点已经很清楚了:这哥们没上过什么暗网,也没必要上,所有的事儿,表层网络应有尽有。

知乎还有个高票答案,在中国想了解暗网只需要去公共厕所蹲个大号就可以了。

与国外使用暗网进行这些交易所不同的是,中国的互联网黑市买卖方的确更倾向于使用公开的网络平台。

以儿童色情内容为例,成人内容在欧美、台日韩三地等都基本合法,但儿童色情除外。澳大利亚更是世界首个检控前往国外嫖童妓的国家。日本参议院于2014年通过《禁止儿童买春和儿童色情法》修正条文规定,散播或持有未满18岁儿童色情图像非法。

我国则从1997年12月30日公安部发布的《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》第五条就“色情”明文禁止:

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利用国际联网制作、复制、查阅和传播

(六)宣扬封建迷信、淫秽、色情、赌博、暴力、凶杀、恐怖,教唆犯罪的。

然而,连最普通最常见的QQ群都可以成为恋童癖和色情直播的载体,遑论未成年网络游戏这些儿童色情传播的重灾区了 ——淘米公司的游戏《小花仙》已经运行7年,这是一款面向四岁以上男女孩打造的,以微观世界为舞台的换装类游戏,一度有“小屁孩的王者荣耀”之称。孩子们如果不想被游戏里漂亮的同伴们甩到一边,就得使用“灵豆”去购买装饰,而灵豆这类游戏货币积攒地很慢。一套衣服一般要几十块人民币,低龄的孩子没有太多能支配的钱,于是,一批瞄准“商机”的成年人在游戏的世界频道发布消息,标题通常为“送米卡”的广告(1米卡=10元),以此来换取孩子的裸照、裸聊,甚至要求孩子同TA发生关系。该公司旗下的其他游戏,摩尔庄园,赛尔号也均涉嫌儿童色情。而自今年6月媒体将小花仙比作“性侵幼女大本营”而曝光的淘米公司,依旧活得好好的。

我们再来看看曾被曝光遭遇隐私泄露的公司:2013年携程因安全支付日历导致用户银行卡信息泄露事件,泄露信息包括用户的持卡人姓名、身份证、所持银行卡类别、卡号、CVV码以及用于支付的6位密码;同一年,近80万条投保人信息在中国人寿的合作网站“众宜风险管理”搜索信息栏中可以随意查找,包括险种、手机号、身份证号、密码等;2000万条如家、七天等连锁酒店的客户开房信息可在名为“查开房”的网址输入姓名或身份证号获得;在淘宝输入“单号”一词,个人信息明码标价:快递单信息一般1元/条,若采购量大的话则0.8元/条。

有的时候,隐私在我们这儿,太不重要了。暗网上涉及的数据贩卖也许只是被你我一笑置之(无可奈何)的小把戏。

百度贴吧一度还有和犯罪有关的吧,上面明文写着多少钱一颗人头,详情QQ私聊;人大天桥处一长年累月抱小孩的妇女,你可以上前询价毕业证学位证残疾人证的价位;办证的狗皮膏药更是贴到了你家门口。诈骗造假?成本太低了。暗网上售卖的假身份证假护照太贵了。

还有一些,现在看来甚至都不值得一提的 —— 淘宝微博等刷单刷粉,其实都算是地下产业地上化,在群众心理认知内被广泛接受的典型案例。

你看,暗网真没什么,是不是?

《纽约客》1993年刊登的一则由彼得·施泰纳(Peter Steiner)创作的漫画,“在互联网上,没人知道你是一条狗。”一语道破互联网的一个核心价值:匿名性。

Tor创立之初源于美国军事技术,为保护美国情报通信而开发;斯诺登在邮件通信中使用一项技术Tails。Tails启动后,Tor会自动运行,而关闭后,会返回正常的操作系统,不会留下任何记录;新闻界也有使用Tor进行背景调查的习惯。

但中文世界还没来得及涉足暗网,实名制就来了。

2017年6月1日正式施行的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》第二十四条的规定要求:网络运营者应当要求用户提供真实身份信息。“用户不提供真实身份信息的,网络运营者不得为其提供相关服务。”

中文世界还看不起暗网的时候,匿名世界就要在中国消失了。但没关系,现实生活的魔幻现实主义,远比暗网精彩。
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黑白网立场。
如文章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通过邮箱联系我们删除
E-Mail:server@heibai.org
黑白网官群:238921584

喜欢2

评论列表

发表评论

  • 昵称(必填)
  • 邮箱
  • 网址
  • 验证码(必填)